狗头师弟

我在国动

一些委托

我小学的一个朋友,现在是弯的,他因为有人说破了他是给而拒绝参加同学聚会,他觉得去了会很不好。他和我说完我顿时感到心里很堵,然后我才发现原来还有这么多人会因此觉得困扰或丢人。我还认识两个男孩子,也是给,他们似乎也只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公开过性取向,其实现在很多普通人好像更能接受拉拉但是接受不了给??其实我感到特别难过,希望他们以后能更自由不被歧视吧😭

我在网上比较与世隔绝(?)我喜欢的是作品本身,和圈子无关,无论圈乱到什么程度都和我不相干。不管冷坑热坑都是圈地自萌虽然也没有怎么喜欢过热门。我不太会主动交朋友,但是来者不拒。我三次朋友比网上的多,也会把精力更多的放在生活上而不是网友。我并没有很博爱,雷的东西特别多,我都屏蔽了。我爬墙快也不是真的爬,因为好的作品一个接一个。至于我有多可爱呢,我表面又佛又和气其实背地里啥鸡毛蒜皮都能变成杀吗事儿记在我的小本本上(别了)

脸好像瘦了,爽到

崽!我爱他

4,旁友的鹅几